评电影《湄公河行动》

由香港导演林超贤执导的电影《湄公河行动》(下称《湄》)是根据“10·5中国船员金三角遇害事件”改编而成的,讲述了我国行动组为揭开事件背后的阴谋,抓捕幕后黑手,还中国船员清白而努力的故事。

《湄》上映后好评如潮,一是因为影片对真实事件作了合理的改编。个别观众认为,影片故事与真实事件不符。但其实,改编的方法是多种多样的,既有比较准确、完整地再现事件的“再现式改编”;也有选取一段相对完整的情节作展开的“节选式改编”;还有以事件为素材,在特定主题等的框架内,编导根据自己的理解进行再创作的“重写式改编”。显然,《湄》属于最后一种情况。

二是因为影片进行了艺术还原和加工。影片还原了事件的诸多细节,使得改编不是“无源之水”。如残疾的茶农、糯卡手下的娃娃兵都是真实存在的,其中后者从小就被洗脑和用毒品控制,沦为一群亡命之徒。当他们毫不犹豫地用枪械扫射时;当他们充当“人肉炸弹”,眼神却没有一丝恐惧和不安时;当两名娃娃兵玩“轮盘赌”,其中一人不幸爆头,而其他娃娃兵却欢呼雀跃时,观众显然会不寒而栗并且愤慨。这时即使没有任何台词,观众也会与行动组的立场保持一致。反人类的贩毒集团被绳之以法就不仅仅是政治的胜利,而且是人性的胜利。这样,“主旋律”就以悦耳的方式被观众记忆在脑海之中。

三是因为正确的叙事节奏一定程度掩盖了剧情的不足。影片不仅省略了真实追捕中会使叙事节奏松弛的“边抓边放”过程,设置了三个剧情主高峰,还设置了火车站保护曝光线人、娃娃兵炸毁联合指挥中心等次高峰。如此,影片动静结合、张弛有度,符合主流商业片的叙事节奏,使得观众很好地被电影节奏带着走。加上注意力被较多的战斗场面吸引,观众一定程度上会忽略剧情的不足。

四是因为角色形象的塑造有所突破。以往主旋律电影的角色多属“高大全”的完美人物,与观众心理距离较远。但《湄》对此做了一些改变,将角色请下了“神坛”,他们开始有了相对复杂的性格和内心活动。队长高刚(张涵予饰)既是在缉毒一线身先士卒的铁血警察,也是情感丰富的温柔爸爸;他兢兢业业,但偶尔也会和上司开开玩笑。情报员方新武(彭于晏饰)在终于抓到当年造成他女友自杀的毒贩时,也陷入为坚持程序正义而枪下留人,还是为女友复仇将其击毙的两难抉择之中。

然而角色的塑造也不是尽善尽美的。首先,为了表现高刚的柔情,影片两次设置了他看女儿视频的情节。但由于缺乏深入,导致细节植入生硬。其次,方新武的感情戏是相当羸弱的,很大程度上不能使观众产生同理心,究其原因是对他的女友仅仅通过一些闪回去追寻,没有作循序渐进的铺垫。最后,反派角色糯卡的形象是扁平的,他做事毫无章法可言,最后甚至落荒而逃,影片中的他残暴、狂妄、易怒,但却没有其他维度的性格,概念化现象突出。

除此之外,剧情漏洞也削弱了影片的艺术感染力。一方面,影片对事件前因交代不足,导致不熟悉事件的观众可能不明白行动组所作所为的原因。另一方面,剧情有时显得破绽较大,譬如在风声比较紧张的情况下,行动组却能轻而易举地取得毒贩代理人的信任,围剿丛林“老巢”时缺乏作战计划的制定等,都使得剧情可信度降低了不少。

诚然,电影还在配乐、剪辑和立意的其他选择等方面确有提升的空间,但总体而言,就内地主旋律片范围内看,《湄公河行动》的进步是明显的,对以往同类型作品有着新的突破,这一点无疑值得我们肯定。